当前位置:主页 > 11423.com >

共和国不会忘记 寻访进藏老兵季国良:为西藏解放与发展贡献自己

发布日期:2019-11-06 02:3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共和国不会忘记 寻访进藏老兵季国良:为西藏解放与发展贡献自己的青春

  在开化县人民医院住着一位九旬老人,这位老人头发斑白却依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思维清晰,写字、读书、看报丝毫不在话下。很难想象他参加过昌都战役,见证并参与了西藏和平解放,为西藏建设贡献了20余载年华。

  常山解放后,常山军管会成立,吸收了一批有志青年参加工作团,季国良是工作团学员之一。1949年,毕业于常山中学的季国良在十八军干部魏克的带领下加入十八军,被分到五十二师一五四团,成为宣传队里的一名宣传员。

  跟随部队从常山出发向西南进军,季国良途经了江西、湖南、云南等地,一路走到四川。1949年12月,就在四川泸州准备安顿下来时,季国良所在的部队接到上级命令——五十二师将组织先遣队作为开路先锋先行进军西藏。

  1950年3月,全军进军誓师大会在四川乐山召开了。誓师大会上,十八军军长张国华亲手将一面绣有“开路先锋”的大旗授予一五四团。一五四团光荣地接受了进军西藏的任务,并肩负起开路先锋的历史重任。经过思想上、组织上、物质上的“三准备工作”,同年3月下旬,五十二师一五四团全体官兵奉命由乐山向雅安进发。雅安成为进藏的第一站,至此,拉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的历史序幕。

  在西进的路途上,十八军面临的最大挑战便是一座座摩天接云、高不可攀的大山。二郎山是青藏高原的第一道屏障,主峰海拔3600余米,山口海拔3000余米。川藏公路像一根细麻绳,在夹缝般的峡谷中绕来绕去,看不到尽头。由于公路失修,为后续部队打通进藏通道就成了先遣队的最大任务。

  爬山、修路、雪崩、高原反应、“睡着了就醒不来”……季国良说,这些都是当年进藏征程中留下的最深刻记忆。经过二郎山,季国良等人的高原反应还不算强烈,可到了空气更加稀薄的折多山,呼吸急促、心跳过速、头晕等症状如鬼魅附体,让他猝不及防。“一进藏就要与当地的百姓一起修公路、修机场,一路上边走路边修路,边修路边走路。作为一名宣传员,空暇时间还不能忘记本职工作——动员当地百姓与战士们一起修路。走路、修路的日子过得真是苦!” 回忆往昔,季国良感慨不已。

  为保障昌都战役胜利,1950年9月,上级命令五十二师一五四团与骑兵支队共同担任战役外翼的迂回任务,取道巴塘、囊谦,消灭乌齐之敌,直插恩达,断敌西逃退路,然后配合主力攻取昌都。

  “战士携带着武器弹药,负重百余斤,宣传员、文化干事带着鼓、快板、干粮等,也有四五十斤,每天行军少则七八十里,多则百余里。缺衣少粮又缺氧的情况下,很多老弱病小的战士开始掉队。我们宣传员、文化干事临时组成休容队,编歌写曲,帮助、鼓励掉队战士跟上大部队的步伐。”季国良仿佛又回到了1950年的进藏行军现场。

  连续十几天的强行军,随身携带的干粮快吃完了,每人每天只能吃到四两糌粑。后来没了粮食,战士们只能吃死马、吃草皮、吃棉衣里的棉花。季国良说,十八军进藏,好比是第二次长征。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一五四团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赶到恩达,堵住了藏军逃跑的“口子”。昌都战役打响后,不少藏兵被解放军俘虏,这时,季国良所在的宣传队又发挥起作用来。“我们从生活用语开始,学习简单的藏语,并通过藏族各阶层进步人士,向藏兵与当地百姓宣讲政策,真正融入西藏,感化藏族同胞。”季国良说,他们要组织被俘的藏兵学习,经过教育被释放的藏兵,每人能得到解放军发放的6元路费。给这么多藏兵发放路费,经费不够怎么办?十八军战士就拿出自己的薪津。“当时正排级干部的薪津是18元大洋,我是副排级干部薪津是12元大洋。大家口袋里有多少钱就出多少钱,对待藏兵从不吝啬。除此之外,行军路上还主动帮助藏族同胞,这赢得了他们的信任。他们认识到,解放军确实与过去的清军、军完全不同,一路上给进藏部队以全力的支持。”

  在西藏军区工作二十余年,1970年,季国良携妻子赵菊英回到开化,在煤矿厂从事管理工作,直到离休。

  “到西藏飞机坐过了,汽车坐过了,听说现在还有火车。如果身体状况允许,我多想坐着火车到拉萨,再看一眼西藏啊!” 季国良虽然精神不错,但九十岁的高龄确实不适合长途出行,这个未完成的心愿让他期待着又遗憾着。

  “现在觉得很幸福,从电视上看到拉萨建设得线年随丈夫一同前往西藏参军,对西藏的情感也十分深厚。她告诉记者,原来从成都到拉萨得走一个多月,途经二郎山、金沙江。到了西藏军区,日常用的是高山上融化了的雪水,看着并不缺水,但在当时的环境下,用雪水洗澡还是十分寒冷的,没想到如今拉萨有了温泉项目。

  与此同时,季国良的小儿子季军给父亲带来一个好消息,自己的儿子今年就要去部队当兵了。www.0094.net听说孙子要入伍,季国良很高兴,当即表示在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会亲自送孙子到部队报到。“我是在开化长大的,以前父母要隔三四年,甚至是七八年才从西藏回来看我们兄弟俩,每次回来,他们会给我们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现在,我爸还经常跟我的儿子讲讲他在西藏从军的故事,要我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季军自己没有当过兵,看到自己儿子能继承父亲的事业去保家卫国,感到特别欣慰。

  季国良告诉记者,他的老家在开化与常山的交界处,老家曾经属于常山辖区,他是从常山走出去的十八军老兵,为此他深感自豪。听说常山近年来发生的变化与发展,季国良希望常山能够发展得更好!

  这位90多岁的老兵,身体与精神状态还是很好,尤其是老人能够清晰地讲述自己参与和平解放西藏的过程,给我们这些后辈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作为故事的记录者,记者从内心里替老人感到高兴,同时,对老一辈革命先烈能够不忘初心,为祖国统一大业而奋斗不息的精神深感敬佩。进藏过程中,十八军紧紧依靠当地群众的力量,取得了昌都战役的胜利,最终和平解放西藏,让我们深刻领悟到群众力量的伟大。